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公共服务> > 健身知识

一位七旬老人的付出与坚守——健步走出精气神

发布时间:2018-09-17 信息来源:老体协 字号:[ ]

有一位老人,他凭借个人努力与魅力,将一支登山队“转型”成健步走队伍。在他的带领下,队员从起初的十几人,发展到如今的1200多人,跟随锻炼的人约2000人。今年5月,他们跟随中央电视台,前往泰国国家体育馆展示中国健步走的风采。


组建健步走大队带动千余人快乐健步走


王学友家住新浦街道机关社区,他精神矍铄声音洪亮,腰杆挺得笔直,丝毫不像年过七旬的人。而在十多年前刚退休的时候,王学友还是“大腹便便”。那时,看着日益发福的身体,他很是着急,一直想寻找机会加入体育锻炼的团队。在朋友的介绍下,他加入了市老年体协登山俱乐部,每天凌晨4点,准时起床参加登山活动。在登山活动中,王学友找到了生活的乐趣,也认识了很多喜欢锻炼身体的朋友。2011年,王学友成为登山俱乐部的负责人之一。那时,他把老年登山队打造得生气勃勃,周围团结了一大批登山爱好者。

一晃十几年过去了,队里的成员慢慢变老,平均年龄都超过了60岁。在每天的登山活动中,细心的王学友发现,很多队员往往力不从心,腿脚渐渐跟不上。这让他意识到,登山已经不太适合大部分队员了。于是,王学友开始考虑“转型”。深思熟虑后,2015年3月份,登山俱乐部“改易旗帜”,成为登山俱乐部健步走大队。

从登山转变为健步走,既是运动方式的变化,也是运动习惯的变化。而对于登山队友来说,改变十多年的习惯着实需要一段适应的过程。当时,健步走大队主要活动范围在原南广场,400米一圈的跑道走下来,很多队员都累得不行。但在王学友的努力和鼓励下,最终大家还是坚持了下来,短短半年多的时间,大部分队员都适应了角色转变。只不过,当时的健步走大队并没有现在的那么多人,人数最少的时候只有十来人。他说:“只要有一个队员在,我也要扛着登山队大旗带队前行。我坚信,只要我坚持去做、认真去做,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。”

有付出,终有回报。在王学友的带领下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健步走的队伍中来,既有原来登山协会的老朋友,也有跟随队伍行走的新朋友,登山俱乐部健步走大队的影响越来越大。可是,日益庞大的队伍也让王学友犯了难:“庞大的队伍走在路上也不是个事啊,容易造成交通拥堵,对队员安全也缺少保障。”思来想去,他决定设立分队,分片区组织锻炼。

2017年7月份,经市老年体协批准,登山健步走大队更名为市老年体协健步走专项委员会。如今健步走大队已经发展为1200多人,共17个分队。队员的平均年龄也从之前的60岁以上,降到了如今的45岁~55岁,各个分队的队员们每天互相提醒、督促,完成规定的锻炼量,健身的理念不断传播开来。

如今,健步走的大旗,飘扬在港城的上空,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。东到猴嘴,西到磷矿,海州地区队伍最为密集,凡公园、广场、道路,都有健步走队伍的身影。54岁的李巧玲,之前体重160多斤,还患有糖尿病、高血压等疾病。“从去年开始参加健步走一段时间后,我的血糖和血压都回到了正常值,体重减少了20多斤。在我的影响下,女儿也参加了健步走队伍。”在她看来,参加健步走,身体健康状况越来越好。

为了更好地将健步走这项运动推广开来,王学友去年还带领队员们前往徐州、韶山和北京等地交流学习,并于今年5月份跟随中央电视台前往泰国国家体育馆展示中国健步走的风采,受到了一致好评。


唯有不忘初心,方能得始终


王学友为了管理好拉起来的队伍,增强团队凝聚力,一刻也不消停,来回穿梭在各个队伍之间。就在今年,王学友给自己购买了一辆新的电动车,每天晚上,他骑着自己的“坐骑”穿过大街小巷,出现在各个健步走大队。每到一处,他都要跟随队伍走上一圈,和大家打个招呼,叮嘱大家注意安全。尤其是最近,恰逢高温天气,让大家注意防暑降温、科学锻炼,凡事量力而行,成了他常放在嘴边的话。而在此前,他每天晚上则是徒步至各个大队,今天一大队,明天二大队……日复一日,少有间断。

这么多年来,他也时刻关心着队员的训练和生活。遇到队员不小心崴了脚,扭了腰,王学友都会上门看望;遇到队员家里有困难,他也会登门拜访,买点东西,略表心意。就在今年8月1日,年过七旬的王学友顶着34摄氏度的烈日,自掏腰包买了牛奶、水果等物品,看望生病队员杨庭芳、马新霞、魏玉莲等。也许在旁人看来,牛奶水果并不值什么钱,可王学友的退休工资仅有2000余元,家里还有一个瘫痪在床的老伴儿需要花费。队友刘继平曾对王学友好言相劝:“一千余人的队伍谁还没个头疼脑热的,千万不能逐一探望,2000余元的退休工资经不住如此花费的。”可王学友不以为然,只要他认可的,就会毫无保留地去做。其实,他的一举一动,队员看在眼里,也记在心里。逐渐地,他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健步走队员认可,大家都尊敬他、爱护他,把他当作老大哥,有话都喜欢和他说。

如果说,这是王学友对健步走事业“人性化管理”的一面,那么,他还有“制度化管理”的另一面。

“健步走时间,每晚7点至8点。队员无特殊情况,必须做到不迟到,不早退,有事请假,雨雪天自动取消健步走活动。”这是《市老年人体育协会健步走专项委员会章程》中的一条,在王学友的带领下,健步走专委会建立了各项规章制度。《市老年人体育协会健步走专项委员会章程》《健步走专项委员会队长职责》等不一而足。为了用好每一笔赞助费,专委会还建立了严格的财务制度,队里的每一分赞助都会注明来处,每一分钱的去处也会记录在档。就连队名、队歌、队服、队旗、队伍口号,健步走专委会也是一应俱全。

“我们是一支有组织的队伍、有领导的队伍、有追求的队伍,而不是一群乌合之众的聚集。”这是王学友对健步走专委会的自我定位。为了管理好团队,他学会了上网,学会用微信。每天早晨,他都会打开微信,逐一翻看近20个健步走大队微信群,了解各个大队前一天的动态。发现问题,他便会记录下来,找到相关当事人了解情况、解决问题。前不久,健步走郁洲公园分队与年轻人的跳舞群体发生场地纠纷,王学友在听说此事后,随即打电话给队伍负责人了解情况并友好地解决纠纷。每周,他都要组织各个健步走大队负责人开一次例会,总结本周的工作经验,部署下周的工作任务。

曾有人问他,没有人给你一分钱,你却要对这么多支队伍劳心劳力,甚至还要倒贴钱,值得么?王学友说:“我只是把健步走当成自己晚年的事业来做,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在健步走中收获健康。”也的确是这样,他把业余爱好当“正当职业”来悉心经营与维护,如此努力和付出,又哪有做不好的理由呢。


在老伴的支持下他对健步走义无反顾


就带动千余人健步走而言,王学友无疑是成功的。俗话说,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,而王学友瘫痪在床的老伴则给了他莫大的支持与鼓励。

四年前,王学友的老伴儿因病卧床不起,照顾老伴饮食起居的重担便落在了他的肩头。于是,他尽可能地做好统筹,宁愿时刻为难自己,也不忍懈怠任何一方。为了带好队伍,他时常会在每天上午出门,协调解决各个大队的事情。而每次出发前,他会将小桌子拖到老伴的床边,然后将电饭煲插上电源,淘好米,加好水,午饭时间摁下按钮就可;还会将菜洗好、切好、配好,油盐酱醋备齐,以备老伴炒菜之需。为了解决老伴喝水难题,他还很贴心地在老伴的床头安放了新买的电热水壶。可即便如此悉心照料,还是让老伴儿受了委屈。为此,这个七旬老人还留下了自责的眼泪。

2017年的一天,王学友在外面开会,老伴因内急想慢慢地挪下床,可谁知重心不稳,从床上滚落到地板上。任凭她怎么努力,就是撑不起来,老人只能在地板上躺着。直到一个多小时后,王学友赶回家,这才把老伴搀扶起来。当时,王学友看到老伴受“委屈”,便“指责”她为何不给自己打电话。可不承想,老伴却说:“我怕你接电话后,急匆匆往家赶,你都这么大岁数人了,心里揣着事骑车我不放心。”听了老伴的话,这个七旬老人内心五味杂陈,既感动于老伴对自己的支持与包容,又对自己的照顾不周而自责不已,竟一个人在边上偷偷地哭了起来。

放着瘫痪在床的老母亲“不管”,日复一日地处理健步走专委会事务,不间断地到各个健步走大队“瞎转悠”,为此,王学友的子女曾指责过他“不务正业”。可老伴不乐意了,她对子女说:“你们的父亲热爱锻炼,喜欢健步走,这是好事儿。他有一个健康的身体,我也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。更何况,他把健步走当‘事业’来做,希望把健康的理念和做法传播给更多的中老年人,让更多的家庭受益。我这一点点委屈,还是值得的。”

老两口结婚50多年来相濡以沫、相互扶持,一路走来,风风雨雨。如今,王学友每天出门健步走或者处理队伍事务,老伴每隔一段时间就给他一个电话,汇报自己的情况,也提醒王学友在外边注意安全。毕竟,七十多岁了,腿脚又不是太方便,尤其是晚上走路,免不了牵挂与担忧。而在王学友看来,正是老伴的支持与谅解,让他能够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健步走。而他所希望的,就是管理好这日益壮大的健步走队伍,让更多的中老年人甚至是年轻人加入健步走,摆动双臂、迈开双腿,走出健康、走出快乐,走出属于咱港城人民的精气神。




手机扫一扫查看当前页面
联系我们 | 登录入口

主办单位:江苏省连云港市体育局 维护单位:市体育局办公室

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号:苏ICP备05002003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617号 网站标识码:3207000031